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水浒任侠 > 1659章 讨金抗宋成霸业,从此非是江湖人
    拦河战事,金国军马大败亏输。博州南面黄河北岸十余里的地域早已是尸骸枕籍层层叠叠,各处凄落的城寨墙垛间也插着密密麻麻的弩箭。奔逃不迭的鞑虏外寇大多已被义军追及歼灭丢了性命,而撤退时尚能维持较为完整阵列的金军兵马奔走惊呼之声似乎也渐渐远去。

    义军诸部也有登上岸集结完备的马军继续去进行单方面追击歼灭,其余各部军旅也有分派军士开始打扫战场。而李助早已擦拭净宝剑锋刃上的血迹,并收鞘踱步,在累累尸骸堆砌的修罗场中走了一阵。很快的李助又停下了脚步,乜向一处女真、杂胡...其中还有不少义军儿郎尸体体纵横错落相枕的位置,那对招子也停留在了仰面平躺,恐怕也再爬不起来的陈贇身上。

    右臂已被齐肩斩落,一把长枪也早已洞穿身上的铠甲,直朝入陈贇的胸腔,殷红的血液,正从他被剖开集脖颈创口出处如注涌出。李助冷眼凝视,就见陈贇双目中身材已黯淡下来,生命的气息似乎也正从他的体内慢慢流逝,陈贇口鼻中也都渗出了鲜血,身上已然遭受如此致命的重创,就算是大罗金仙,恐怕也再难以救还他的性命。

    急于争功,到底还是鲁莽冒进的陈贇于乱军中左冲右突,却忽然发觉周围亦有困兽犹斗的十余骑女真军马从四面骤然袭至,一番力战下来,陈贇使尽浑身解数,接连使戟将五六人刺翻斩落坠马。然而他到底还是低估这些虽然战局陷入死局颓势,反倒更激起了凶性浑如垂死重伤的野兽要做殊死搏杀的女真悍骑。直待后面大股义军涌上,几乎将其余负隅顽抗的鞑虏军兵围歼殆尽之时,力战一番的陈贇,也终究不免被斩断一臂,被洞穿胸腔,咽喉也被垂死做放手一搏的一员金军骑将抡刀划过,如今跌撞下马来,也只得躺在地上无力的挣扎等死。

    李助面色阴沉,眼见陈贇费力把脑袋略微一侧,满带着绝望之色的双目直向自己这边张望过来,李助蓦的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也知你急躁,按旧日情分,咱们在众多头领当中固然算不得是嫡派心腹,可是主公好歹不曾怠慢亏待,就算你不愿屈居人后,可如今最忌矜伐骄躁。但你到底还是不听我劝,偏生要出头抢功,否则又岂会落到恁般境地?”

    陈贇见说,扭曲的面庞神情更显复杂,他张口欲呼,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又过了片刻,当李懹与贺吉、郭矸二将也忙将赶来,眼见陈贇行将就木的凄惨模样,到底以往相交深厚,贺吉懊恼的啐骂了声,又忿声说道:“陈贇兄弟,你恁的躁急!渡河来这场仗本该是顺遂功成,咱们几个相互帮衬照应,你何至急于求成,反招致这等凶祸!”

    在旁郭矸也直感懊丧伤悼,说道:“陈贇兄弟这般伤势,就算急护送回教医士调治救理,恐怕也不成了......”

    然而郭矸话音方落,李助背负的宝剑陡然出鞘,一道金芒闪过直取向陈贇脖颈,又是一抹激血飞溅,垂死之际也只得生受苦楚的陈贇浑身蓦的一震,扭曲痛苦的神情很快的在脸上凝结,仍是圆睁的双眸当中也尽是一片浑沌,而除了面色冷然的李懹之外,贺吉、郭矸二将眼见李助干净利落的一剑下去教陈贇死得痛快,却也都不禁面色微变。

    然而怔怔的凝视李助片刻之后,贺吉、郭矸到底仍是缄口不语,毕竟甚久之前便曾受李助策动说服,他们二人大概也知这金剑先生当年行走江湖期间于京西与荆湖路江洋大盗、山寨强人之间煽动游说,深知如何与江湖草莽结交。而李助一门心思的图谋投奔一个值得效力的雄主胸怀辅助成就霸业的野心,对于世故人情那般的婆婆妈妈向来不如何看重。一剑刺死临死深受苦楚的知交弟兄,贺吉与郭矸自问恐怕也难以下得去狠手,可好歹李助也是教陈贇不必再承受垂死挣扎却终不济事的煎熬。是以贺吉、郭矸心里虽微觉不妥,可也不至因此便敢与李助翻脸作色。

    而李助也正觑见贺吉与郭矸稍显不豫的面色,他微微摇头,又道:“兄弟恁般呆,如今却兀自依着江湖路数逞强称能。当初既肯托我李助与你们指条发迹出路,如今也莫躁急冒进,非只是浑沌鸟朝廷官场险诈,古往今来,成就霸业者,若无城府器量怎能成就得了大事?如今我等所谋的非只是建立僻处一隅霸业,天下乱局,千秋霸业鸿图大有可期。

    主公也正值用人之时,而这条路再走下去...当年赞说宋朝开国帝君赵匡胤凭着两个拳头、一条盘龙棍棒打遍中原八百军州,一身的江湖气,然篡了周朝孤儿寡母的皇位一统江山之后,待他当初的袍泽弟兄的手段比起前朝历代打下天下的君王都已算是仁慈宽厚了...今日主公以江湖义气相交,辟元定鼎大事若成,早晚也只得以帝王心术待人,好歹我等也绝不可再以绿林意气莽撞用事,至于城府制衡、攘权取利等权谋事,你二人也仍信我便是......”

    ※※※※※※※※※※※※※※※※※※※

    历经渡河战事,打扫战场、收敛阵亡将士尸骸也大概事毕,往北渡过黄河的义军诸部兵马也开拨至博州临近兴利地界集结,暂扎下营盘,诸部义军哨骑,也都分拨出去于连营左近往来穿行,注意左近女真军马虚实动向。

    而方被扎下的中军大帐之中,萧唐也已听得军校报说此番渡河战事当中,乘浪军偏将铜头鳌贾虎,步斗军偏将疾惊风陈贇以及暂时附从自己所统领的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