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水浒任侠 > 1812章 风水轮流转,等你来“丧权辱国”
    听柴进语重心长的说罢,范汝为面色一整,继而也立刻接腔道:“柴大官人说的正是,寻常说是反抗朝廷暴政的绿林盗一朝得势,也未尝不会作歹骄奢,转而害民。当初小弟未曾投从方腊揭谛斋(摩尼教为免遭官府的查禁教名于诸地皆有不同,而福建地带称之揭谛斋),贩私盐营生时,撞见掳掠洗劫的反军亦须避着走,几次也险为其害!萧任侠仁义为先,济困扶危的英名亦是名震寰海、天下皆闻。

    小弟如今既也做造反的行当,向来也有心效法萧任侠为民义举,所攻陷的州府县坊内约法三章,除了钱粮广积害民,欺压良善恶心忒过的的暴富小人。其余地主大户也只是勒令那厮们交割田业、牲畜于受灾落难百姓耕种,计其岁入之数纳银或钱,也绝不会无端滥早杀业(范汝为义军兵马行径,按历经两宋交迭时期,号高峰居士的宋臣廖刚所著《高峰文集》卷一《投富枢密札子》中有载)。虽然远不及萧任侠那般民心所望,可小弟自问得闽北百姓云集响应,也绝不至掉过头来似滥污狗官那般反做害民的勾当!本来唯恐有朝一日教朝廷剿灭时,反而误了归附于我的众多乡亲父老性命,万幸萧任侠肯仗义援手提携我等弟兄。小弟铭感五内,也还是那句话:我等兄弟的性命,也尽交托于萧任侠!”

    柴进、石宝二人听范汝为言之凿凿的表态说罢相觑对视一眼,彼此也已然笃定范汝为这一路反军真心诚意的投从于自家哥哥共做大事,也已是板上钉钉。

    随后柴进、石宝与范汝为等闽北反军头领细议计较的,则是双方又须当如何彼此协同呼应以据官军。而闽北地带多有山岭耸峙、低丘起伏,有熟知本地地形的范汝为所部义军据险死守,本来也足以抵御住大批宋廷禁军的征剿进攻。而福州市舶港口几乎也尽攻取得下,不但消弭了宋军走海路迂回袭取后方的威胁,必要时萧唐也尽可以调遣兵马南下与范汝为所部义军协力备战。

    本来正史中招讨荡灭范汝为武装造反势力的名将韩世忠,现在却是做为得受萧唐重任督管陕西诸路义军与张浚所部宋军对持的首席大将。而带兵打仗虽及不上泼韩五这等名将帅才,先后经朝廷调拨前来征剿的宋廷主将也不无被比上稍显不足、比下绰绰有余的范汝为杀得大败亏输,由他率领麾下义军控制闽北大部地区,进而威胁两浙、赣南等宋廷治下疆土,也足能形成对北面与萧唐对持的宋军以不可小觑的威胁。

    而倘若宋廷集中兵力征讨范汝为的情况下,石宝也拍着胸脯直说道按萧唐哥哥指示,会率领本部兵马并着据守于京东两路的几支义军劲旅便会向宋境治下淮南路抵御发动猛攻,如此也是做势在宋军背后狠狠插上一刀,萧唐与范汝为就如此一北一南各自指挥所部义军抗拒朝廷,从战略层面上互相配合,无论宋军选择主攻的方向是往哪里,彼此之间也尽能形成夹击敌军的态势。

    大事既已议定,柴进、石宝自然也仍是得范汝为与他麾下一应义军头领好生管待,约莫三五日后,便将启程动身,再走水路北上返至大名府向萧唐复命。然而与此同时,大名府这边倒是又迎来了前来请求交涉的金国使者。

    萧唐听得燕青报说奉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之命特来要求谈判的使臣唤作完颜乌野,他倒知道这个金朝宗室大臣的大概来路。这完颜乌野的汉名唤作完颜勖,也可说是金国宗室皇族完颜氏当中的一个异类。比起多是剽悍好杀,各个刀口舔血惯了的女真诸部头人勃堇,这完颜乌野却是以爱好学问而闻名,朝中也皆唤其为秀才。这完颜乌野生平似乎也并无甚随军出征的资历,而是以编撰撷取女真先人流传的遗言旧事综合编写成卷,平素不但是于金国朝中是以监修国史、打理民政见长的文官,也是以金代史学奠基人的身份而名传后世。

    而更让萧唐对这完颜乌野印象十分深刻的是正史中汴京城破、靖康之耻,但凡是金军中的权勋将帅不但尽是疯狂得将从富庶宋廷抢占的财富要划入自己囊中,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掠夺宋廷宗室帝姬、官宦民间女子为奴为婢。然而这完颜乌野奉吴乞买皇帝的旨意前去劳军巡查之际,完颜粘罕等主帅也须巴结这个比他们还长一辈的宗室重臣,而意图向其进献从宋廷掳掠来的美女财宝时,完颜乌野却说我只喜好书,遂得完颜粘罕、完颜斡鲁补等金军主帅做与这个族中长辈的人情,为完颜乌野装负了好几车的书经典籍就教其心满意足的北返回朝了......

    然而这完颜乌野还有另外一层身份,他不但是金朝开国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堂弟,也是当初萧唐打破大名府时曾生擒活捉,也早被兵强马壮的诸部义军给吓破了胆,而已然倾向于休战求和的完颜挞懒的亲生兄弟。

    原来如今元气大伤的金国虽然已开始采取守势,倾向于休战据守本国掌控的疆土,可是在金国朝中内部却又产生了不同的意见,其中有些朝臣倾向于力谏吴乞买皇帝与宋廷修复本来彼此间仇视敌对的邦交关系,甚至也未尝不可达成同盟一并歼灭铲除眼下对于双方都已是心腹大患的萧唐一方势力。对于宋廷而言,萧唐是反逆乱常,却以抗拒外侵为名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其做大至如今已有灭国声势的贼子乱成,对于金朝来说,萧唐更是致使本国气运由盛转衰,损失了大批功勋将帅与无数兵马的举国大敌。如今我们金国自顾不暇,也不必再去做甚宋人的“外敌大患”了,只要消灭了萧唐这厮,留下的仍是昏聩积弱的宋廷,日后也未尝不会再有侵吞蚕食得中原富庶江山的机缘。

    可是那个被萧唐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